Liquid error (sections/custom_mobile-menu line 86): Expected handle to be a String but got LinkListDrop
  • Group 27 Login

奉獻中的和諧:猶太信仰中的自願與義務

在律法書中,Tzav<誡命>的律法部分和Vayikra <利未記>有什麼不同?

在利未記<Vayikra>中,我們讀到有人自願奉獻,這樣的奉獻被稱為“Nedavah”,也就是自願奉獻。拉什<Rashi>解釋說,正如這段文字所說的,這是自願奉獻。與此相反,Tzav<誡命>部分也有針對不是自願奉獻,而是因律法和政府強制規定而必須的奉獻。因此律法書的這部分以“Tzav”<誡命>開頭。事實上,這部分律法的內容不會自然而然的吸引人們的關注,例如整夜要處理祭壇上的殘餘物。這些都是具有挑戰性的任務,所以沒有命令的話,就不能依靠個人意願去完成。

人有兩種動力:自願奉獻的動力,來自個人的意願;以及責任奉獻的動力,來自誡命和政府的強制性規定。在此,我們看到,獻祭的要求,其順序是不同的:在Vayikra<利未記>中,我們有Olah<燔祭>、Shelamim<平安祭>,然後是Chatat<贖罪祭>和Asham<贖愆祭>。Olah<燔祭>和Shelamim<平安祭>有什麼區別?燔祭所獻的祭牲,肉在祭壇上全部被燒毀,個人帶來的祭牲全部燒毀,個人一無所獲,以至於賠錢。平安祭就不是這樣,平安祭是把脂肪和血放在祭壇上,這些是不能食用的,而剩餘的肉類則是可食用的。然後人們宣布,他們把祭獻給神。平安祭展示了人與神之間非常重要的夥伴關係:如同人被邀請到神的餐桌上,參加神聖的宴席。

這裡出現一個問題:我們真的可以相信,當人們獻平安祭的時候是為了神聖的天國緣由?如果是利未記所要表達的隱意,那麼就是。在利未記中,我們看見人有自發、自願地事奉神的傾向。首先是燔祭,然後是平安祭。只有在犯罪之後,才有Chatat<贖罪祭>。但是在Tzav<誡命>部分,贖罪祭先於平安祭;也就是說,假如人的獻祭只是出於誡命的強制性規定,那麼,我們希望他應該首先糾正自己的罪,然後才能獻上平安的祭。之後,他們才能相信這是為著天國的神聖緣由,才能吃平安祭。這裡有非常重要的課程:人不能總是依靠自己來獲得純粹的意念,當人受命去執行誡命的時候,他們需要首先處理自己的罪,然後才能分享神聖餐桌上的食物。

More Weekly Portions

Speaking Purity
The Role of Speech
In Metzora's Purification Rituals

Examining the Metzora purification ritual within Yom Kippur, the article probes into the symbolic nuances of the Holy of Holies and Azazel. It analyzes the power of speech, contrasting its holiness with impurity. Furthermore, it discusses Metzora's journey of reintegration, highlighting the Two Birds Ritual as a pivotal moment. This exploration offers insights into ancient traditions and their relevance to contemporary spiritual discourse.

母系紐帶和渴慕:猶太傳統中的心理影響

深入研究Parshat Tazria, 研究猶太信仰中“分娩後不潔與贖罪的律法內容”,與基督教觀點形成鮮明對比。研究分娩對心理的影響。包括母子間的渴望,y以及贖罪誓言對母親的意義。理解猶太傳統中分娩的複雜性,以及信仰中習俗對心理產生的影響

創造之外: 第八日和尚未到來的相遇。

深入探討律法書的解讀,在會幕、拿塔、亞比户事件、學習室和對口傳律法學習的基礎背景下,檢視摩西和亞倫之間耐人尋味的爭議和其中細微的差別。特別闡明了摩西律法注重完美特徵和亞倫律法注重救贖特徵之間的細微差別。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