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quid error (sections/custom_mobile-menu line 86): Expected handle to be a String but got LinkListDrop
  • Group 27 Login

關於間諜,深度分析和引人入勝的見解

有關間諜的部分<Parashat of Spies >分別出現在兩個部分<Parshat Shelach & Parshat Devarim>。其中出現的許多疑問,幾個世紀以來一直以來都吸引著學者們的關注。有一個核心問題就是:約書亞.本.努恩<Joshua bin Nun>相比於迦勒.本.耶孚尼<Caleb ben Yefuneh>的獨特地位。 

約書亞.本.努恩:受到特別的保護,以免受到疑惑的動搖和影響。 

在Parshat  Shelach中,摩西派出12名偵察兵去偵查即將進入的迦南地,其中就有約書亞.本.努恩。關於約書亞,是這樣記敘的:“摩西稱努恩的兒子何西阿<Hoshea>為約書亞”<民數記13:16>。 

先哲哈扎爾<chazal>是塔木德專家,他提出一個問題:摩西為什麼將字母"Yod" 加進約書亞的名?他認為這是某種特別的保護,以免受到其他探子們的影響--對神的力量失去信心以及對佔領迦南地的正義性失去信心。

拉什對這句話的解讀是:“神必保守你不受其他探子們的影響”。

對迦勒. 本.耶孚尼的解讀是:“天然的民族主義者”,不需要特別的祝福。 

不同於約書亞,另外一名偵察兵迦勒.本.耶孚尼沒有受到特別的祝福。耶路撒冷前首席大拉必沙龍.梅沙<Shalom MeSha>解釋說:迦勒是猶大支派的一員,是天然的民族主義者,對以色列土地擁有強烈而根深蒂固的堅信,因此無需特別的祝福。約書亞是需要保護的學生<Yeshiva student>,以防止與現實的脫節和中斷。與迦勒不同,約書亞是摩西的學生,在不斷地學習中;面臨著可能與現實脫節和中斷的可能性風險:只專注於律法的世界,而忽視了以色列土地的國家意義。因此,約書亞需要特別的祝福,以免受到其他探子們的影響。 

在曠野中受到懲罰的一代人:流放是一種方案和措施,用於聖潔神之聖名 

在探子們的膽怯之後,神懲罰在沙漠中的這一代人,他們必定要在沙漠中流浪40年。"你們告訴他們,神說:‘我照著我的永生起誓,我必要照著你們达到我耳中的話待你們’"<民數記14:28>。著名論註家內澤夫<Netziv of Volozhin>解讀說:這是對不願進入迦南地建立以色列國家的懲罰。但是內則夫更深刻的理解是:曠野流浪還有更深遠的隱意:征服迦南地乃是為了神之聖名的聖潔和榮耀。“我指著我的永生起誓,遍地都要被我的榮耀充滿”<民數記14:22>。如果以色列不能在傳統上做到這一點,那麼,流浪將作為一種替代手段,將神的名傳遍全世界。最終,以色列人還是要回到以色列地,以實現其國家命運。 

總結 

有關探子們的相關章節<Parashat of Spies>給出了信仰、 民族、以色列在全世界的角色等一系列複雜的問題。徹底分析和刻畫約書亞和迦勒的形象。以及對一代人在曠野流浪的懲罰。幫助我們深入理解Parashat 的意義以及對我們當今生活的影響。

More Weekly Portions

從死亡到永生, 紅母牛的潔淨之路

在Parashat Hukat中,紅母牛<Para Aduma>儀式象徵著從死亡的污穢中得以潔淨,死亡的污穢源自知識樹中的罪。儀式涉及到將灰燼用活水調和,分別代表了身體和靈魂。象徵著通過復活來恢復生命。這一過程儘管具備象徵性的清晰度,但強調了一個神聖的奧秘:生與死之間的過渡,遠在人類的理解力之外。米德拉什突出並強調了紅母牛的奧秘,以及復活的重要性和神聖意志深不可測的本質

領導力的再界定:,可拉的叛亂給我們今天的啟迪

可拉、大丹、亞比蘭和250名“供香者”對摩西和亞倫的反叛,表現出了律法書中所記敘的紛爭和合法性領導力之間的複雜動態關係。可拉有其高標準的一面,大丹和亞比蘭則是小陰謀家。本文說明了合法領導力受質疑的原因。反叛發生在摩西打碎石板之後,理由是摩西和亞倫已經喪失了領導資格。這一歷史敘事告訴我們:不要因為有錯誤,就匆忙地提出罷免領袖。有時看似錯誤的舉動,卻是對神聖意志的實現。可拉一黨的叛亂告訴我們:,要在領導力和神聖意志的貫徹上作出選擇。

關於間諜,深度分析和引人入勝的見解

在Parshat Shelach和Parshat Devarim中,探討了約書亞受到特別的祝福,以保護其信仰以及迦勒.本.耶孚尼的天然民族主義傾向。這一差異凸顯了以色列民族信仰和民族主義的主題。內澤夫解釋了曠野流浪40年的懲罰,其目的在於約束以色列人民並顯明神之聖名的聖潔和榮耀。對約書亞和迦勒的分析使我們理解Parashat內在的深刻隱意,以及對當代的關聯性影響。

Search